/pics/2019/5/c20190520ac563a2d672a4a5b9e1b5a4da0829b77.jpg
【中国新闻头条网讯】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昨日消息,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、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,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。 5月13日还曾会见外宾 查阅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网,刘士余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5-中国新闻头条
http://bj.china001news.com/law/20190520_842.html
您的位置: 北京首頁 > 阳光法治 > 详情

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有五点不同寻常之处

2019年05月20日 10:08:28  來源:香港商报网   浏览量:1283

【中国新闻头条网讯】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昨日消息,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、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,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。

5月13日还曾会见外宾

查阅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官网,刘士余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5月13日,他当天在中国供销集团会见了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。双方就增进相互了解,加强两国合作社在农业、经贸、投资、产业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。

1961年11月出生的刘士余,1984年参加工作,过去35年仕途,绝大部分在金融系统工作,历任人行办公厅主任、行长助理、副行长,农行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当然,刘士余最为人关注的是其任职中证监主席的三年。2015年6月到2016年2月,A股市场发生大规模股灾,又经历了熔断,国家队还被迫多次救市。股灾之后,2016年2月20日,时任农行董事长的刘士余临危受命于水火之际,接过中证监主席的担子,开启了为期3年的中证监生涯。

回顾这3年,中证监的监管总基调贯穿始终,无论是2017年、2018年还是2019年,每年新年伊始,刘士余调研的第一站都是中证监稽查局、稽查总队。共开出罚单无数,欣泰电气因欺诈发行,北八道操纵市场,赵薇夫妇被罚禁入证券市场5年等诸多案件,都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史上留下重要印记。

而且,从并购重组到再融资,从高管减持到退市制度,三年时间里中证监修改和出台了许多管理办法、实施细则和规定,对忽悠式重组、再融资乱象以及违规减持等行为都起到了巨大的震慑作用。

刘士余曾多次直面金融市场乱象,发表了不少经典言论。面对金融市场资本大鳄利用漏洞,合理合法无道德地举牌,刘士余直言,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,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,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,这是不可以的。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、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、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。而针对部分商品现货交易机构的违规行为,刘士余直言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,赚钱有方还要守土有责。如今,这些经典语录,在主动投案之下,多少显得有些讽刺。

而在今年1月中央宣布免去刘士余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,将其调往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理事会主任、党组副书记时,就有分析指出,虽然属于平级调动,但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属于相对冷僻的“二线部委”,往往是正部级高官的“最后一站”。刘士余当时还不到58岁,这一调动显得不太平常。

首个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官员

值得一提的是,中纪委通报指,刘士余是主动投案,是十八大以来第6位自首的省部级官员。最近一个是10天前(5月9日)的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。刘士余与秦光荣同属正部级官员,秦光荣还是主动投案的正部级官员第一人。

不过,与退休的秦光荣不同的是,现年才58岁的刘士余则是在任。因此,刘士余也可以说是主动投案的在任正部级官员第一人。

刘士余简历

1961年11月出生,1984年8月参加工作。

1987年-1996年,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、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、中国建设银行;

1996年-1998年,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、副司长;

1998年-2002年,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、司长;

2002年-2004年,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、党委办公室主任;

2004.07-2006.06,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、行长助理;

2006.06-2014.10,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、副行长;

2014.10-2014.12,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执行董事候选人;

2014.12-2016.02,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、董事长;

2016.02-2019.01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、党委书记;

2019.01-,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、理事会主任。

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。

刘士余主动投案有五点不同寻常之处

据微信公众号“ 牛弹琴”报道,5月19日,北京刮大风,小区里,看到被吹断的小树枝散了一地,据说全城还有多棵大树被刮倒,可怜一位奔波路上的快递员,正好被大树砸到遭遇不幸……

哪知道,到了快午夜时分,还有一股更劲爆的大风:刘士余同志主动投案了。这条新闻,在朋友圈里刷得比风还要快。

其实也就一句话,仔细数了一下,算上标点,也就57个字。

全文如下:

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、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,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。

有道是“新闻越短,事情越大”。

别小看就这一句话,如果细细说道说道,至少5点不同寻常之吧。

第一,是主动投案,不是被查。

看到一些媒体的报道,标题就是:“刘士余被查”。

严格地来说,这是不对的,人家是主动投案,是“主动”,不是被查。

省部级大员主动投案,这是这个月的第二起,第一起是秦光荣;算起来,五月份的这两起,也是十八大以来唯二的两起。

这说明了什么?

至少说明一点,犯事官员的心态也在改变:以前虽然战战兢兢,但多少抱侥幸心理,能挨则挨,直到靴子最终落地;现在也知道逃不过去,那还不如主动交代,好歹争取个坦白从宽……

看到有两位网友的回答,说得真很不错:

1,看到这个消息顿时震惊了,同时也为中央反腐带来的影响感到高兴,因为这些人也知道怕了。

2,深夜重磅,反腐没有时间限制,一直在路上。

第二,有问题,还被称为“同志”。

这应该也是讨论最多的,为什么都有问题了,还被称为“同志”?

马上有人贴出了权威回答:

首先,党内互称同志,是党中央对党员在党内政治生活的一贯要求和重要政治规矩。在组织审查期间,被审查人仍然具有共产党员身份,因此应当以同志相称。

其次,审查期间互称同志是纪检机关转变执纪方式和工作作风的具体体现……

确实,此前也有更高级别官员被查,最初的通告也称为“同志”。

但也有人贴出了反例,为什么秦光荣投案自首,就没被称为“同志”。

嗯,具体原因,我也不大清楚。

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:如果问题不严重,现在是,以后还可以是同志;如果问题严重,现在即便称为同志,以后也就难说了。

第三,多了个“同志”,少了个“严重”。

这是相对5月9日秦光荣案的通报说的。

那次,也是来源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,全文如下:

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,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请注意,确实少了“同志”,但多了一个“严重”。

相比之下,刘士余同志虽然“涉嫌违纪违法”,但没有定量词“严重”。

有没有“严重”,性质多少还是不一样的。

第四,是“配合”,不是“接受“审查调查。

很多人注意到,秦光荣的通报,最后半句是: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刘士余的通报,最后半句是: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。

一个表述是“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”,另一个表述是“审查调查”。

有区别吗?

我倒觉得,这里应该没有太大区别,除了一个少写了几个字,一个多写了几个字,审查应该就是指纪律审查,调查就是指监察调查。

最大的差别,是这两个词:秦光荣是“接受”,刘士余是“配合”。

至少到目前为止,这两个词表述的犯事严重程度,还是有较大差别的。

第五,很关键的,刘士余此前的特殊身份。

如果其他正部级投案,也会刷屏,但很可能不会像刘士余那样。

毕竟,他曾是证监会主席,一个关注度极高但可能比足协主席还难当的职位。

在中国,只要是炒股的人,应该就没有不知道他的,更何况,他还说过一系列的金句,比如这句: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、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、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……

说得真很好,但可惜那两年股市很不争气,“牛市雨”只是幻想,他也最终悄然离去。从一个万众瞩目的职位,去了略显低调的供销总社,尽管仍然是正部级。

这种安排,应该也是有考量的吧。

当然,审查调查还在进行中,毕竟还是同志,最终结果如何,相信“清者自清、浊者自浊”。但一个又一个省部级主动投案,确实可见反腐的积极进展。

还是那句话: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!

  • 相關新聞
  • 發表評論
以下留言只代表網友本人觀點,不代表本網站觀點

正在加载评论……

於兴中教授的五场人气极高的讲座被赞是
於兴中教授的五场人气极高的讲座被赞是於兴中教授,法学博士,是国际著名的法理学家,现为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theAnthonyW.andLuluC.Wang讲席终身...
亦师亦友,习近平与青年的故事
亦师亦友,习近平与青年的故事2013年5月4日,习近平来到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,同各条战线的优秀青年代表座谈。 ...